总好过

【豆昏豆】记恨

*豆昏豆无差
*ooc怪我
  
  
  

01
朴志训其实跟金Samuel处不来。
别人几个眼神过去就能互相配合着营业,就他瞪着一双眼睛,天真烂漫。

姜丹尼尔和邕圣祐对他做着浮夸版的收藏,他一脸嫌弃地刚要扭头,两个人的声音又传来:muel今天又说跟你最亲了~
他突然失去了所有表情:我知道。

签售会的时候也是,粉丝递过来的纸条问着和那人有多亲。
有多亲呢?
回到宿舍里他眯着眼睛想了一会儿,好像也没勾错,是不可言喻的亲。

比赛的时候其实他也在心里默默吐槽,金Samuel怕不是有两个人格,一个是阿美莉卡15岁小孩,一个是出道过的5年泡菜练习生。

私下里黏在哥哥们身边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叫哥,镜头给到reaction最浮夸的人非他莫属,每个哥哥都喜欢模仿他听起来更高级的美式英语,每个冲他笑的人他都回以甜甜的笑,害羞的时候眼睛会忽闪忽闪。

一到正经练习的时候就不是这副模样了,编舞的时候在一边想着动作,讨论的时候直接否定这个太模糊了那个不行,即使围成一圈的哥哥都比他大,没有半点退缩的眼神看向每个人,也再没了恭敬的样子。

有点酷过头了。
是他的第二人格吧。
  
  

即使是和金Samuel经常待在一块儿的他也时常觉得若即若离。
想要亲近估计很难。

这孩子几乎不和他对视。
金Samuel通常会先看他一眼,他察觉到再看过去,就只看得到低下去的头和错开的眼睛。

正常会营业的爱豆谁这样。
5年了还出过道他不信金Samuel不懂营业的套路。

后来有天傍晚金Samuel没去吃饭说要练习,回来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瘦小的身影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他刚想走过去问他怎么了,小孩先转过头来挠挠头发,哥回来了啊,那我们去练习吧。
说罢从他面前走过。

朴志训终于在那一瞬间弄明白一点。
金Samuel大概是不想与人交心。
经过的离别太多,把自己锁起来了吧。
他跟上去走进练习室,镜子里的小孩儿严肃认真地开始热身,没有半点儿疲倦的样子。
他突然语塞。

不知道是该替他着急不会营业将来怎么办,还是该羡慕他能用这样的心性来参加比赛。
朴志训真的很想告诉他,一个人一个劲儿地往前冲是不行的。
很多事情,一个人是办不到的。

后来两个人再也没在一个组过。
金Samuel的名次起伏不定,他的话也来不及说。
  
  
  
最后的舞台,superhot组能编舞的只有muel。他突然有种复杂的心情,既放心又担心。
等展示过后,他走过去揽着对方的肩膀,舞编得不错啊你小子?
小孩儿飞快地摇着头:不是啊,组里好多人帮我一起想了细节呢。
他看着他闪闪发光的眼睛突然愣了神,是啊,来不及告诉他的东西,他已经自己学会了。
朴志训笑笑,揉揉他的头发:哎一古,跟我就不要谦虚了~

他说不上来为什么感慨,后来觉得或许是金Samuel的阿美莉卡灵魂在作祟,好像是简简单单地走着自己的路就能慢慢长大的人。
大概也不是把自己锁起来了,而是把灵魂放逐到了其他人难以寻觅的地方。
这样就自由独立,不会再有伤心。

他好像突然想通了,也突然能接受。
站在金Samuel最亲的第一梯队里,已经很不错。

后来呢?
他以为还有机会并肩,起码还有一年半的机会他可以等金Samuel自己慢慢开口,连同被放逐的灵魂一并讲述。

哪儿还有什么后来。
  
  
  
其他人都替金Samuel惋惜。
生气的人,站在舞台另一边,没有靠近。
出道队里的大家都是在互相陪伴中慢慢熟悉,除了姜丹尼尔和邕圣祐那两个人天雷勾地火一拍即合有点例外,也没几个是交了心的。
谁不是揣了一肚子往事没说。
他原本还打算等出道了,按着金Samuel的后脑勺用自己的故事套他的话来着。
可太气了。

他眨眨眼睛,为什么还要说我是你最亲的哥哥。
太累了。

桌面上的手机在这个时候亮起来,是姜丹尼尔的消息。
“你真的不把联系方式给muel?”
“他问你要了?”
“没,他问你来着。”
“那就算了。”
“ok,过来打游戏吗?”
朴志训抓抓头发,“打。”
这口气还没出不发泄一下怎么行。

玩游戏的时候姜丹尼尔突然开口问他:“你和Samuel怎么了?”
他装作不明白,“什么怎么了?”
旁边的人横他一眼,“少来,比赛的时候还好好的来着。”
手指无意识地在屏幕上点了点,他笑着反问:“你和圣祐哥又怎么了?”
姜丹尼尔反倒不回答他的问题,“之前Samuel有问过我,一个人能走多久多远?”
“然后呢?”
“然后我告诉他说,一个人哪儿都可以去也哪儿都去不了。”
“……你说这么深奥他哪儿能理解啊。”
丹尼尔突然抬起头来直视他,“不好意思,我觉得他腹黑的程度跟你有得一比。”
他撇撇嘴表示不认同,“Samuel还小。”
“只是时间问题。”旁边话音刚落,第一座塔刚刚推倒。
  
   
   
   
02
直到那个消息传来。
他正迷迷糊糊地刷着牙,还处于意识模糊的起床阶段。邕圣祐突然直接冲进洗手间,这哥刚洗的头发还没干,手里还扯着情急之下被一并带过来的吹风机。
“Samuel要回美国了!”
他的牙刷应声落地。

然后邕圣祐默默看着他一脸不关我事地继续刷牙洗脸,回房间换衣服,坐在客厅里喝水吃东西。
直到朴志训突然一个激灵想往外跑,队里的其他人赶紧一窝蜂上前连拖带抱把人从门口拉回客厅。
“尼尔正在联系Samuel,问清楚了再决定怎么办也不迟,你先冷静一下,到时候我们其他人也好给你打掩护。”邕圣祐一如既往的冷静发言。
“Samuel电话多少?姜丹尼尔!”
身上外套只穿了一半的人这才举着手机从里屋出来,“问清楚了,明早就走。你打算怎么办?”
“他有没有没跟你说什么别的?”
姜丹尼尔看了他一会儿点点头,其实他听出金Samuel还有别的话要说,但最终电话那边的声音只是轻轻说,“替我跟哥哥们告别。”
朴志训突然没了力气。
“都散了吧。”他掉头回了房间。
  

他突然想起有一天的打歌行程,他从洗手间出来正好遇到Samuel,他眉头一皱,这可怎么躲。
而小孩仿佛就是冲他来的。
“哥——”
“为什么躲着我?”
后面的对话他已经记不太清了。
故事的结局是他推开金Samuel,神色都冷到极点,“你清楚你在说什么吗?”
面前的人执拗地追着他的眼睛,“我很想哥。”
颤抖的末字泄露了他的委屈。

  
直到快深夜,他的手机突然亮起来。
“哥,我在你宿舍门外。”

从床上一跃而下到穿鞋出门他花了不到30秒,刚刚入睡的宿舍其他人听到动静来不及阻拦,等大家追到门口,门外已经是对峙着的两个人。

朴志训眼眶都发红,“来干什么?”
“来告别。”背对着月色的身影,让他看不清神情。
“你们还是进来谈吧,万一外面有……”尹智圣忍不住提醒。
“我有些话想和志训哥一个人说。”
邕圣祐迅速从后面探出身子关门,“你们谈吧,我们放风。”

“要跟我说什么?”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觉得在走之前应该来见哥一面。”
“理由呢?”
“……我很想哥。”
夜风突然刮得很大。
朴志训握紧的拳头下一秒落在金Samuel脸上,那人也没躲,两个人迅速扭打起来。
趴在窗台上放风的成员们坐不住了,尹智圣第一个打算出去劝架,姜丹尼尔拉住他,望向窗外的侧脸却没动,“让他们打吧,这可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两个人你一拳我一拳互相揪着衣领滚在地上彼此较劲了大概十几个来回,终于以朴志训翻身把金Samuel打趴下结束。
“被揍的人是我,哥为什么哭?”被揍得嘴角青紫的人先提了问。
“你小子——”朴志训仍然气红了眼,坐在他身上去揪他的领子,“为什么没能……一起……出道呢……”
脖子上的力道渐渐减弱了,说出这一句话仿佛用光了朴志训的所有力气,他一向处事完美,何时像今天这样过。
躺在地上的小孩儿一双鹿眼被月光照得清亮,似是在反应这隔了大半年之后迟来的质问,而后流着血的嘴角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是啊……为什么呢……”
和月色一样寂寥的语气,终于让朴志训忍了又忍的眼泪砸了下来。
“别哭了,再哭我赶不上明早的飞机了。”
“呀,金Samuel——”还在努力擦着眼泪的人这才气到又忍不住要揪身下人的领子。
可才叫出名字,下一秒却又忍不住哽咽起来。
“哥为什么这么生气呢?”金Samuel的目光直直地望着天上的月亮,“今晚的月色很美。”
朴志训愣了愣,跟着一起抬了头,半晌后泄了力气,翻过身和金Samuel并肩躺在地上。

“我还以为哥要问我为什么走连答案都想好了呢,”小孩儿的语气轻快,“结果哥居然问我为什么不一起走,实在太狡猾了。”
“嘁,”他不屑的开口,“为什么走还有必要问吗,金Samuel是个胆小鬼,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
“嗯……其实也不是,就是突然懂了丹尼尔哥说的那句话。”
“什么?”
“一个人哪儿都可以去也哪儿都去不了。”
“那家伙真是——”
金Samuel突然坐直了身子,“哥要原谅我吗?”
“嗯?”他看向依然瘦小的背影。
“没有一起走,哥要原谅我吗?”转过来的脸庞被月色和建筑的阴影分割成两半,笑着的嘴角暴露在月光下,悲伤的眼睛却藏在他看不见的黑暗里。
他忍住突然一酸的鼻子,抽出垫在脑袋下面的手,“你想得美。”

金Samuel伸手拉他起来,笑得格外灿烂,“好啊,那哥就记恨我一辈子吧。”
他在走出阴影之前松开他的手,“我得走了。”

“我送你。”
“不用了——哥现在打了架的样子不合适。”

   
他突然想起那天的故事,在他推开金Samuel之前他漏了的那段情节。
很俗套。
金Samuel小心翼翼地拉住他的手。
“不要再躲着我了好不好?”
“我……很喜欢哥。”
   
   
不知道是谁泄露了消息,第二天一早有很多人去送Samuel,以往认识的哥哥们艺人朋友们,他一个一个拥抱过,说“再见”和“欢迎来美国找我”。
朴志训看着成员们走向那个被围住的身影想了又想姜丹尼尔那句“万一是最后一面”也终于跳下了车。

比赛的时候他就说过,虽然第一很好,但是就怕万一。
金Samuel那个时候也说,想出道,不是第一也很想很想。
后来他们都没如愿。

那么这次呢?
他挤进人群里,笑着和他拥抱。

FIN.
  
  

* 此刻的感受只为此刻而存在
——————————————————
关于《记恨》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在看豆昏,大家都和我一样执念很深啊……
《记恨》这篇上半段灵感是来自猫头鹰用生理盐水太太的《雾霾》5,建议各位好好品一品这一更里豆昏的部分。
下半段是我想了很久的梗,忘了在哪儿看到过有人说害怕木会回美国。原本打算等一个豆昏拥抱就抽空把这个虐梗给写了,碰巧这两个灵感接在了一起……
 
但其实我就百忙之中抽了一个下午用手机码字,后来看了几遍修改了细节的错误,打开豆昏tag才发现29号的那个花絮(在此之前我的老福特没显示动态我还以为没人了)。
然后就……心情复杂。
就觉得《记恨》有非常多可以改动的地方,而且还非常的不完美。我个人来说,这一篇远没有《星月夜》那么用心,因为时间太赶了。
 
但是看热度好像收到了喜欢,那我大概也能猜到大家最近是什么样的状态。
……其实我也丧,丧的时候非常可怕(你们现在还有机会取关2333),在这片天地里自己发牢骚喊着我恨(都删了),也一遍又一遍看202,觉得只有那个时候的孩子们最真实可爱并且「Young and Beautiful.」
 
可看到你们却又不由自主地开始治愈,想劝大家放下执念,跟我一起关灯谢幕。
然后无边宇宙的事情就交给宇宙本身。
 
11月已经到啦。
一切的安排就是最好的安排。
晚安。
 

17.11.02.凌晨
(老福特自动读取地理位置的功能我真的是要打人)

评论(30)
热度(78)
© Free | Powered by LOFTER